李清照把一生写进这首词,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的爱恨

时间:2020-01-23

  年少时初学李清照的词,脑子里总浮现出一个雍容华贵的才女形象,那时对李清照满心的羡慕。总想着,这当真是一个好命的女子啊,自己出身名门,写得一手好文,又嫁了个有才的老公,堪称人生赢家。长大后,看多了她的词作,才觉得这是一个多愁善感、又心思细腻的的女子。

image.png

  作为词国皇后的千古第一才女,她的词篇篇经典,无论是《声声慢》中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”的凄凉,还是少女时《如梦令》中“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”的欢快,亦或是《醉花阴》中的“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”,都令人拍案叫绝。但今天小编要和大家分享的却是李清照一首特别的词,她把一生都写进了这首词里,她的爱和恨,她的乐和悲,都在这短短46个字里。

image.png

  《清平乐》

  李清照

  年年雪里,常插梅花醉。挼尽梅花无好意,赢得满衣清泪。

  今年海角天涯,萧萧两鬓生华。看取晚来风势,故应难看梅花。

image.png

  这首《清平乐》写了的是梅,全词的大意是:小时候下雪了,最喜欢在雪地里插上梅花。后来再看见梅花,却再也没有了插梅的兴致,只是放在手掌上赏玩,一边挼着它一边流泪。今年冬天,我一个人在这海角天涯之处,两鬓已生华发。这冬天的风来得凌冽,怕是很难再看到梅花了吧!

image.png

  说起梅花,人的脑海里就不禁会浮起一副红梅傲雪的画面来,作于文人墨客争讼的对象之一,陆游说它“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”,王安石夸它“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”,王维称它“君自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”。这些诗词中的梅或不畏严寒,或忠贞不屈,或乐于奉献,但在小编看来,都比不上李清照这首词里的梅。因为李清照的梅,才是最有人情味的梅。

image.png

  李清照笔下的梅花,是忧愁的,易碎的。李清照可谓善用白描高手,她截取了三个自己赏梅的场景:青春少年时,她无忧无虑,天真烂漫,与赵明诚琴瑟和鸣,一起赏梅是多么欢乐,多么快活。中年时,李赵两家相继罹难没落,深爱的伴侣也因病离世弃她而去,她的生活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再赏梅时她是哀愁的。晚年时,她看透了太多的人和事,有着一颗赤子之心的李清照,为南宋而忧虑着。

image.png

  可惜世人都只记得她那些关于爱情的凄美之词,不懂欣赏她这支梅。虽然别人不懂,但她的山东老乡辛弃疾却是懂的。这首词最后一句“看取晚来风势,故应难看梅花”,寄托着李清照对国事的担忧,这里的“风势”既指自然界中的冷风,又指“国势”,在她看来国难当头,她已没有了赏梅的闲情逸致。李清照作这首词大概是在1129年左右,在这之后的50年里,这首词鲜为人所提及,直到辛弃疾在他的经典名儿《摸鱼儿·更能消几番风雨》里,用到了异曲同工的一句“更能消、几番风雨,匆匆春又归去”。辛弃疾此句也是借自然的风雨,寄托自己对国事的担忧。